2014-09-06

(十七) 清償業力的安排



(十七)  清償業力的安排

 

梅林清一清嗓子,然後大聲的說:是你嗎,平?

只有我在這裡,不必費心裝那些搞笑的臉。

那巨眼的影像漸漸消失,

就在那個位置,出現了一個矮小且駝背的男人,身穿鬆垮的黑衣。

他長而瘦削的手臂,懸盪在身體兩旁,雙腳赤裸。

這個矮人最令人吃驚的是他的臉部〜更確切的說,他根本沒有臉孔。

史卓克盯著看了幾秒,最後看出那確實是一張臉,

但臉上沒有任何亮光,沒有正常的臉部特徵,只有最黑暗的陰影。[136]

看到這詭異的面貌,史卓克起了疑惑,想問梅林。

等一會兒再問我。梅林迅速的回答,

然後他大聲說:平,我們需要一個自願者,

是平常的任務:在槍擊過程裡,控制子彈。

但我想與老大說,去找他來吧!

 

不。這聲音沙啞而破裂。

聽著,平,這是機會,你們當中有一個可以被釋放出來一陣子。

如果你們老大發現,你沒把這機會告訴他,他會不高興的。

 

好吧!好吧!刺耳的聲音回答:我去找他。

平,蹣跚的走入隧道。

 

史卓克無法隱藏他的驚奇。

他的腦海充滿了問號,但在他理出問題之前,梅林已開始說明了。

第一,「平」沒有臉孔:

在這個境界,身體相當精確的反映這個眾生的歷史。

久遠以前的墮落事件中,他扮演一個關鍵角色,因此被囚禁。

他必須為人類眾多的痛苦與怨恨負責。

尤其是,他引起人類基因庫的基因扭曲

這導致人類失去了臉部的完美〜主要是女性的臉部。

後果造成他臉部的黑影,就像戴著一副面具。

 

其次,關於子彈的事,

我擔心你的頭腦還沒準備好接受這個概念,

但既然你想問了,這就回答:

首先,你必須明白,

地球上大多數的人,

在他們漫長的生生世世裡,都犯過可怕的罪行,包括殺人。

許多人已經清除了業力,

然而,還有相當多的人背負著殺人的業力。

我們的任務〜我指的是靈界政府〜是幫助這些靈魂,

為他們安排一些事件,以最有效的方式來清償他們的業力。

當然,殺人的業力並不一定需要殺人者同樣是被殺死來償還,

但這是很常見的方法,

尤其你們目前的社會,對戰爭和犯罪有偏好的傾向。[137]

 

對於那些還有大量殺業需要償還的人,

如果本身的振動力還不足以使他們尋求別的方法

(例如,透過幫助人們靈修)來清償這些債務,

一般的解決方法是:讓他們投生在一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地區,

在那裡,有很高的機率會以猛烈的方式死亡。

如果在特定地區的每一個人(包括平民和士兵)都有類似的殺業要清償,

那麼靈界政府就不用花費能量去保護那些不需要以這種方式死亡的人。

子彈將被允許隨著彈道自然的飛行,那後果就「憑運氣」了。

我們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

在那種情況下,剩餘的業力總是多過已經被抵銷的。

 

在另一個戰爭的情況下,特別是在二次世界大戰中,

許多參戰者已經從他們之前的殺業中解脫,

因此,他們並不需要死在戰場上,或戰火紛飛的城市街道上。

若要確保子彈不會隨機打中那些不需要這樣死亡的人,

靈界政府會是很忙碌的。

我說我們很忙,但我們通常不會用自己的能量去引導子彈,

我們會安排黑暗兄弟們去執行這些任務。

因為這個任務要確保有殺業的人成為受害者,而其他人安然無恙。

黑暗兄弟通常很願意參與,他們享受殺人的過程。

 

但你們怎能確保黑暗兄弟出獄後會與你們合作呢?史卓克問道。

 

他們從過去的經驗中學習到,必須一絲不苟的照我們所說的去做,

否則,他們會被看管監獄的守衛修理。

而且,他們也明白,如果他們不合作,

他們將永遠失去機會從這個監獄出來〜雖然可能只是暫時出來。

 

所以你哄他們來幫助你〜用他們的能量,這樣你就可以保存自己的能量。

可以這麼說。[ 138]

你對「平」所說的槍擊任務是什麼?

 

哦,這對你來說似乎也是難以置信。

即使在一些已開發國家,比如加拿大和美國,

還是有少數人身負殺業尚未清償。

如果他們的指導靈相信,

這些人極不可能透過其它的行動抵銷殺業,來避開猛烈的死亡方式,

那麼這些人會被安排聚集在一起經歷死亡。

幾乎所有公車、火車、和飛機的撞擊或墜毀事故,都是這種情況。

在這類的悲劇中,因失誤而導致事故的司機或駕駛,

只是暫時被一個在我們控制之下的黑暗兄弟上身。

另一個例子是:一個槍手獨自走入人群中開火的恐怖事件。

那個黑暗兄弟完全掌握槍手的身體,他會確保子彈只飛向那些有殺業的人。

這類群眾屠殺的特徵就是,當任務完成後,這個殺手會舉槍自盡。

於是,那個黑暗兄弟可以立即回到這個監獄。

現在我們需要的自願者,正是要執行這類任務。

 

隧道中的微光現在開始消失,史卓克感受到振動力的氛圍轉變了。

他對這個新的感覺產生了疑問,梅林迅速的以思維回應他。

 

通道前方有一個眾生在「散發」黑暗,就像你的指導靈索瑞散發光明。

這個眾生其實是吞沒了我們在這隧道中所提供的微光。

 

史卓克盯著這濃密的黑暗,試圖看出任何形狀或動作,但他什麼也看不見。

忽然間,他聽到一聲嘶吼,

同時,在通道中看到一隻毛絨絨的大猩猩,四肢狂爬向他們衝過來。

當這隻野獸衝到窗前,史卓克向後退縮。

梅林伸出手,緊緊抓住史卓克的手。

不要出聲這位指導靈用思維提醒他。

外面那隻野獸舉起巨大的拳頭,開始憤怒的撞擊玻璃,

不斷的發出可怕的嘶吼聲。

大約一分種後,它停止撞擊,也不再嘶吼,然後向後退了兩英尺。

梅林吸了口氣,我以為你喜歡恐龍的造型,

他大聲的說,幾乎沒有掩飾自己的暗笑:

為什麼這次你是一隻大猩猩[ 139]

 

你是一個人嗎,梅林一個低沉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史卓克注意到走廊上所有的微光都消失了,留下他們三個在完全的黑暗中。

我從來不是一個人,因為上主在我心裡。

 

外面那隻野獸的回應是一陣詛咒和褻瀆。

史卓克抓緊了指導靈的手。

梅林切入這謾罵聲,以一種篤定的聲音說:別說這些廢話了!

我有一個任務給你們其中一個可以到外面去。當然,條件依照往常。

 

是什麼任務?

有兩個前世是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的納粹黨守衛,

此世投生在一個家庭中成為兄弟,他們的父親正準備用手槍結束自己的生命。

其中一個守衛,這一世是哥哥,過去世以折磨囚犯為樂。

他親手勒死了兩個小孩,當然就背負了殺業。

另一個守衛並沒有虐待任何人。

事實上,他冒著很大的危險,想辦法將食物偷偷帶入囚禁犯人的集中營,

甚至安排了幾個家庭從地下排水道逃脫。

我們需要你們當中的一個志願者,在他父親準備自殺時,控制他的身體,

要確保那個弟弟不會受到傷害,不過,那個哥哥必須和他父親一起死。

當你決定好挑選誰來執行這任務時,我們會提供更多細節。[ 140]

 

那隻野獸嘀咕了幾句,然後說:什麼時候開始?

時間還沒有確定,但我們至少還有三個地球日。

只剩一天時,再回來找我。

好,就這麼說定了 [141] 

~~~故事完~~~


 

5 則留言:

Amber Chang 提到...

感謝這個故事帶來的啟發,感謝翻譯人員的愛心和耐心...感謝!!

Rea Lu 提到...

這個故事非常好看,謝謝分享,謝謝Amber推薦。

Rock Lee 提到...

那黑暗弟兄在不停的谩骂 然后人家指导灵都不鸟它 说别说废话了 我看到这笑死了 果然是光明的化身

Tung 玲玲 Romanda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黃珍珍 提到...

每次看都會有不同程度的領悟…實在很感恩有這麼好的故事以連結更高的源頭…感恩!